Rioty

♝张新杰中心,韩张不拆不逆爱一辈子
♝文笔弱希望能进步进步
♝欢迎同好勾搭
♝韩张/林方/周江/石青/xs/盾冬…

立秋

池水渐凉蝉唱稀,
长空雁阵岭南飞。
与君携手花间舞,
夜露沾鞋又湿衣。

带有一丝凉意的风与雨打第一片叶落,这是立秋。

撑伞立于路边台阶之上,看雨滴落在伞上又顺伞面流下,留下深色水痕。

车行人过是静。雨声阻隔了嘈杂声,留自己在伞下世界听这令人心安的声音。

挽起裤脚,踢着人字拖在人行道上走着。伸手探出伞的覆盖范围,雨点落在手上凉凉的。

“立秋啊,凉的呢。”

索性将鞋脱了提在手里,脚面被地上被积雨水覆盖,在地上的积水还是带着温度的温柔的,脚掌贴在地面的结实坚硬的感觉。

这两种截然不同却又不冲突的感受倒是给人真实的感觉。

撑伞,手提人字拖,光脚淌水的青年与立秋第一片落叶。

最近没有产出,沉迷小英雄.
这个番太妙了.每个角色都不会让人讨厌,甚至反派也有萌点.
已经很久不看这么热血的番了.
而且这番不管是什么向的cp都能吃的下去,bl和bg可以一起吃!
个人除了爆轰和轰爆和轰受之外,啥cp都能吃下去.
最喜欢轰胜出三角组.嘿嘿.

……虽然这不是没有动笔的理由。

【韩张】由酸辣粉带来的神奇境遇

♝韩张文的第三发 这次一章结束

♝大概是小甜饼,还又酸又辣

♝想表现一个温柔韩和学生张

♝梗自《世界奇妙物语·拼桌恋人》

♝cp只有韩张
还有私设有个娃名字是自己取的

♝祝食用愉快

——————————————

  张新杰开始接触酸辣粉是在初中。

  与隔壁学校进行完友谊赛,一群刚踢完足球仗义的小哥们儿还饿着肚子,看着跟在队尾瘦瘦小小的张新杰,决定带他去吃酸辣粉填肚子。

    酸辣粉被端上来,张新杰盯着上面飘着的红油和肉末,几根小油菜摆在一旁,花生碎零星的撒在上面。香味扑面而来。

  令人食欲大振。

  光顾这家酸辣粉店成为了张新杰的习惯,几次食用过后,他找到了加醋秘诀,十分之七勺。

  在升学考试过后,准高中生张新杰的暑假很长。

  在收到一所不错的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后,他还曾因为距离酸辣粉店变远了不方便而难过了一阵。但因为很快的想出了骑自行车去吃酸辣粉这种既方便又锻炼身体的好方法,就投身于他新发现的宝贝。

  一款网游,“荣耀”。

  整个暑假是在了解荣耀,运动和读书中度过。他有过退学去电竞行业摸索的想法,但综合过各种因素张新杰便放下这个念头。

  直到高二分科过后,张新杰觉得有些科目实在拿不起,甚至老师找他谈过要不要去想其他方式去迎接明年的高考。

  如今那个被自己放下的念头又重新跑回自己的脑袋里,他很纠结却又不知道跟谁倾诉才好。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处逛,停下车发现已经到了原来的那家酸辣粉店。

  唉,既然到这儿,就进去坐坐吧。

  进门,走到熟悉的座位坐下。发现今天店里生意似乎格外冷清,明明停车的时候看到这里很多人。

   一位老人走向了张新杰对面。

  “这里有人吗,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张新杰看周围那么多座位,老人却偏偏走向自己。虽然奇怪,但也不好意思拒绝一位老人家。

  “没有人,您坐吧。”

  老人叫了服务员点餐,两份酸辣粉,还顺便给张新杰点上了。

  老人用汤匙盛了准确的十分之七勺醋加到酸辣粉里,然后把那一碗推到张新杰面前。他自己什么也没加就开始吃。

  震惊于老人熟悉的加醋方式,可老人没有给他问话的机会自顾自的吃着。老人眉心有几道浅浅沟壑一看就是那种严厉常皱眉不好相处的样子,张新杰不敢打搅他,于是也埋头吃着粉。

  吃完,老人留下一句“我们还会见面的”便转身离开了,随后店里又恢复了原本热闹的场面。

  这事情很神奇。

  张新杰还记得老人的话,第二天中午一放学便又赶去了酸辣粉店,老人又坐在了张新杰对面。 

  “我是应该称呼您叔叔还是爷爷,还有您到底是什么人啊?”

张新杰选择主动开口询问来解决自己的疑惑,但看到对面老人要笑不笑的表情,难道自己说了很好笑的事情?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叫我老公,但是这对于小新杰来说应该很奇怪,虽然未来我们是在一起的。”

    还没有成年的张新杰自认为自己是有其他科目差就差了语文不可能不会的脑袋,却一时半会儿理解不了"在一起"这三个字的意思。

  还有老公那种称呼也很奇怪啊。

  张新杰已经十六岁,规规矩矩从来没有早恋的念头,稍稍有些悸动的小萌芽冒头还是对酸辣粉。恋爱对他来说还为时过早,而且恋人是个面凶的老头……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老人看着张新杰露出的纠结表情,一个没忍住咧嘴笑了。

   张新杰看着正笑得开心的老人,他似乎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凶,而且看起来有种熟悉的感觉。

  "呃…那爷爷明天我们还能见面吗?"

  "当然,现在要回家了?那明天见,新杰。"

……

  第二天,张新杰在相同的位置坐下,老人也随后到来,还是招呼服务员点了酸辣粉。

  张新杰虽然不相信用科学道理解释不清的现象,但他愿意相信那位老人。他现在在学业与电竞之间的抉择,需要有人听他倾诉。

    "您……知道未来的我是怎么样的吗?"

   "严谨有谋略,还受女生欢迎……"老人说到这里眉头还皱了一下,不开心的样子。

   "那事业方面呢,我现在不知道我现在应该继续学业还是选择兴趣。"

  "新杰是在纠结什么?未来的你很果断,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断向前。不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会去向你的身边。"

   "好……"

   张新杰被这像是鼓励的话打动,又像是多日无处发泄的痛苦突然释放,鼻子一酸,泪水不住从眼眶涌出。
 

  老人家叹了口气露出了无奈表情,走到对面揽住张新杰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新杰小时候这么爱哭鼻子,乖不哭了啊。"

  小新杰在老人怀里抽抽搭搭,心里还想着之后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也挺好的,一会儿又觉得想得太多,纠结不已。

  老人抽了纸巾替张新杰擦掉眼泪,将他从自己怀里轻轻推开。

  "不哭了就快起来吧,老人家没那么勤快每天洗澡,会有老人臭的,不嫌弃啊?"

  "当然不会嫌弃!"

  话没经脑子直接脱口而出,张新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激动起来。

  "可新杰是个爱干净的人。"

  "我不嫌弃,我相信未来的我也一定不嫌弃的,并且还能让您干干净净。"

  老人弯弯眼眸,高兴神色之中掺杂了一缕不易察觉的悲伤。而张新杰只觉这面凶的老人很是温柔了。

  之后的几天,张新杰准时出现在店内,老人也是每天都在。

  "您能跟我讲讲未来是怎么样的吗?"

  老人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张照片,看样子很珍贵的样子。

  照片上有六个人,坐在中间的两人就是未来的张新杰和老人,张新杰还是规规矩矩的坐着,戴了副银边老花镜。老人们手里分别抱着一个孩子,还有一男一女现在两旁。很明显,是张全家福。

  "我们生活挺平淡的,出柜后和普通夫妻没有什么不同。过了没几年你想要个孩子,咱们就去领养了个男孩儿。"

  "孩子随你姓,叫远辰。这孩子小时候调皮,脾气还犟,像我。再大点还因为有两个爸爸没有妈妈,跟咱们大吵了一架。"

  "后来远辰成家立业了,性子沉稳下来了,又像你。这孩子真的跟咱亲生的似的。"

  "对了,你旁边的是咱儿媳。怀里的那俩宝贝儿是远辰的一对龙凤胎,那小子还挺厉害,儿女都全了。"

  张新杰看着老人讲起这照片尽兴的样子,活像个小孩儿,像个小孩儿给别人炫耀自己宝贝一样。

  张新杰也忍不住代入自己想象未来的生活。

  "现在啊,我去跟远辰住,可惜……终究不如跟你过的舒服。"

  是"我"不是"我们","不如跟你一起过"这句话就算人再傻也不可能听不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张新杰,你怎么忍心留我一个……咳咳咳!"

  老人情绪一起一伏,结果引起了咳嗽不停,想拿药的手抖着什么也拿不出,张新杰立马从老人口袋里翻出药喂给老人。

  "呼……抱歉,刚刚太激动。"

  "您不必太伤心,毕竟我们也有一段幸福的时光不是吗?"

  又到了分别的时间,两人从酸辣粉店里离开。

    之后的两天,张新杰准时去店里,可老人却不在了。直到一周之后,老人又回来了,只不过脸色似乎不如之前好。

  再次见到老人,张新杰很兴奋。

  "非常感谢您,我决定去追逐兴趣了。"

  "您知道电竞这个行业吗,您不在的这几天我为这个做了许多分析和准备,也有想去的战队了。等这学期结束,我就打算去Q市了。"

  老人揉了把小新杰的脑袋。

  "好,既然决定了那就加油。"

  "那您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老人看着那人儿期待的眼神,不忍心让他失望。

  "我要一直陪着你,这让年轻的我去哪儿啊?"

  张新杰小脸瞬间变得红扑扑的,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赶快转移话题。

  "那…那您知道韩文清吗?"

  "霸图的队长。"

  "没错,就是他。我很欣赏他在赛场上的英勇无畏和不放弃的那种精神,不过霸图的策略方面似乎有些不足,我很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老人笑了笑:"那你一定能辅助韩文清带着霸图赢得冠军的。"

  自从张新杰下定决心之后,再去酸辣粉店里,那位老人没在店里出现过了。

  而张新杰要去Q市了,对于老人的不辞而别他无法去深究。去了青训营,张新杰见到了他欣赏的那位队长。韩文清看起来很凶,眉毛总是紧紧蹙着,训起队伍中的前辈们……的确很凶。

  韩文清又来看青训营里的小芽芽们,张新杰藏在电脑显示器后偷偷看韩文清,然后就被发现了。

  韩文清冲着躲藏的小新芽笑了一下。

  这笑容很熟悉,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后来,张新杰成为正式队员,他回到X市给家人报喜,然后又去了原来那家店找感觉。

  店员出来给张新杰了一封信,是老人留下的。

致张新杰:
        很抱歉不能再与你面对面交谈,在你读这封信时,我大概去另一个世界找未来的你了。我以前总认为死亡是可怕的事,但如你所言,我们已经拥有了一段足够长的幸福时光了。

       未来科技发达,人们已经研制出能够回到过去的机器,我们才得以相见。知道你做出了你认为正确的决定,我也安心了。能看到这么多小情绪的新杰,我很幸运,真恨不能早点遇到你。

      一如既往,相信自己,未来你将会带着霸图走向胜利的。

                                                        大漠孤烟

  张新杰拿着信在桌前怔怔的坐了很久。



  ……



  "第四赛季冠军,霸图——!"

  所有队员都现在领奖台上激动不已,韩文清与张新杰相视一笑,两人一齐将奖杯举起。

  赛季结束后,刚确定关系的两人一场翻云覆雨过后,张新杰窝在韩文清怀里温存着,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队长,如果以后我有老人臭怎么办?"

  "不会的,你爱干净。"

  "那如果出现了你会嫌弃吗?"

  "当然不会嫌弃。"

  答案如出一辙。

  之后韩文清想去X市旅游,张新杰作为东道主,带着韩文清去自己曾经生活的地方。

  那家酸辣粉店早已易主,但依旧是做着酸辣粉的生意。

  他们点了两份酸辣粉,加入十分之七勺的醋。

——————————————

就这样!结束啦!
这次迅速就结束战斗啦!真开心!
欢迎评论,比心心❤

♝喻张友情向
♝是来搞笑的
♝最近很懒就写写小段子吧

来啦

————————
  夏休期的第二个月刚开始,为赴约便直接飞去了G市。

  三小时的航程。

  落地时还有种恍恍惚惚好像身处蒸笼的不适感,G市的热要比Q市更闷。

  没走几步,前额碎发就被沁出的汗打湿。

  大概自己是需要帮助的。

  在大太阳下照耀下,思考片刻。综合联盟其他队员对自己严肃从不玩笑的印象,决定施展一把自己开玩笑的天赋。

  掏出手机。

  “歪,喻队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The end.

因为海选真爱票错过了新杰,然后本战补上!海选韩队!耶!成功凑齐韩张!♡

还补完了我的英雄学院学院的第一季,好看到爆炸,太久不看这种热血番,在车上看得激动的我差点晕车x

明天去草原的路上补第二季,超期待ww

今天重温第一季的的木佐翔太场合!嘿嘿嘿!集齐第一季的受组害羞颜♡
一直在路上奔波,我竟然还能补番哈哈哈

休息几天,然后补无聊的番外😂
路上只能重温世初来打发时间
懒惰,懒惰几天

【韩张】韩文清与手表精.3

♝最后一更,韩文清&手表精的完结篇
♝人类韩x手表精张
本篇有伞修伞出没,沐秋去世后又以伞精出现了
♝韩文清与叶修只是老友室友和同事关系
♝如果没看前文的可以戳 1 2
祝食用愉快♡

————————————————————
七、

  因为手表精不需要进食人类食物,所以先去摆放洗漱用具然后洗澡,韩文清就自己随便做了点饭菜当晚餐。

  韩文清吃完了饭,准备备课,忽然听到了浴室里传来张新杰的声音。

  “主人,这块摸起来糙糙的口袋怎么用?”

  韩文清一进浴室就看见张新杰半裸着拿着一块搓澡巾在摆弄。

  “这是搓澡用的,用我帮你吗?”

  张新杰点点头,然后站在那里没有动。

  韩文清算是明白了,那家伙以为搓澡巾是要生搓的,这东西直接搓皮肤上还不得硬生生掉一层皮。

  “你得先脱了衣服,用水冲一下打个泡沫再搓。”

  “全脱吗?”张新杰突然犹豫起来。

  “扭捏什么,你刚来的时候不是要崇尚自然扒光了吗?”

  于是听到这话的张新杰乖乖脱了衣服,站在花洒下冲澡,打泡沫,冲泡沫。

  韩文清用水润湿了搓澡巾,让张新杰背对着他。自己清楚自己手劲多大,于是套上搓澡巾放轻手劲,准备下手。

  手刚碰到背,张新杰就往前一躲。手再次碰到他背,又是一躲。

  “你躲什么啊?”

  “……下次不躲了。”

  果然,韩文清在此动手的时候,张新杰他没有躲。然而在搓向腰侧的时候,张新杰像是个被触碰了什么奇怪开关一样开始爆笑。

  韩文清莫名其妙,又给他搓了一下,张新杰护着腰侧笑得停不下来了。

  “行了,别笑了。”

  这么说着,就用套着搓澡巾的手一巴掌拍在张新杰屁股上。

  拍人的和被拍的都有点懵。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一个比较微妙的地方打,大概是今天发生了太多不正常的事,促使自己也变得不正常了。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愣在那里不说话。便开口解释:“腰侧是我痒痒肉。”

  韩文清点点头,然后摘了搓澡巾洗了把手,走出了浴室。留手表精自己在那里考虑妖生。

  我是被讨厌了吗?

八、

  韩文清刚出浴室门,就看见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嘴里叼着烟坐沙发上。

  “哟,我这才刚搬走没一个月,就带人回来了?”

  “听那声音刚刚战况激烈啊,咋这么快就出来了?”

  韩文清没理他,径直走向另一个沙发坐下。

  “嘿,咱这多少年的室友兼同事了,你都不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这很不地道啊。”

  “先说说你,你地不是让你回家住吗,怎么又回来了?”

  “回来还钥匙,顺便有件高兴的事跟你分享。”

   叶修知道自己这位老友并不喜欢烟味,于是把烟熄了。

  “还记得,哥之前说过的那个去世的朋友吗?”

  “他回来了。”

  “但他不是人,他说他是个伞精,但无所谓,回来就好。”

  韩文清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消息,下意识的拍了下茶几。

  “你说什么?!”

  叶修看着人激动成这样,觉得好笑。

  “是不是觉得哥得癔症了?”

  “然后呢,伞精还跟你说什么了?”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

  韩文清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被气炸了,他根本不是问的这个。

  “我这里有一只手表精,就是在浴室的那个。”

  这次换叶修愣在那儿,不过就一会。

  “厉害啊老韩,第一次就找了个手表精,有前途啊!”

  “滚。”

  他一点也不想跟这个没正形的人解释。

  “你……你跟伞精在一起虽然有违常理,但还是祝福祝福你们。”

  这是叶修离开前韩文清跟他告别的话。

  韩文清给张新杰收拾好原本叶修住的房间,就回到自己屋里备课。

  洗完澡的张新杰看了看客厅的表,23:00。去敲了敲韩文清的房门。

  “主人,十一点了,早睡。”

九、

  又到了工作日,韩文清被闹钟早早的叫起来,洗漱过后,想自己做点早饭吃。但没想到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接着看见张新杰从厨房出来。

  “早上好,主人。”

  “早上好,起得这么早?”

  “早睡早起是健康的生活作息。”

  张新杰笑着给他倒了一杯现磨豆浆。

  虽然韩文清一般话不多,张新杰却能在他需要什么东西时准备好配合好。

  韩文清出去上班挣钱,给张新杰留下了家里钥匙让他出去溜达。但张新杰更愿意在家里没事儿干干家务或者上网学习人类的日常。

  原本每天回家的时间不定,对于家的理解就是个可以睡觉的地方的韩文清,突然对回家有了期待。期待着家里那只手表精做营养搭配合理的晚饭,期待看到他对着电脑认真学习的样子。

  日子过得虽然平淡,但舒适。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日常生活方式一样。

  韩文清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张新杰他……可是手表精啊。

  像平常一样,韩文清下班回家,开门没有饭菜香味。厨房也没有人。

  这家伙也会有懒的时候。

  好在他今天心情不错,想去叫懒懒的张新杰出去吃饭。

  可是房间里没有他的影子,笔记本还开着。

  韩文清把整个家都翻了一遍了,没有张新杰也没有他的本体。

  打电话给叶修,叶修也没有好办法,现在只能等。韩文清想过报警,可是他要对警察说我家手表精丢了,估计他会被当做神经病送去医院。

  叶修在家里悠闲地玩着电脑。

  “沐秋,如果你们这些妖精突然消失,会是因为什么?”

  “无外乎是主人不爱自己了呗,怎么老韩和新杰吵架了?”

  叶修跟苏沐秋提过还有别的妖精的存在,自己老朋友有个手表精。

  叼着烟的叶修含糊道:“他们没事儿,哥会一直爱你不让你消失的。”

  

  一周过去,还是没有张新杰的消息,韩文清认为也许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光只是个梦。

  只不过现在梦醒罢了。

  韩文清起床想洗漱一下出个门,结果看到沙发上有个人形东西。 快步走过去,上前一看。

  是张新杰,他又回来了。

  失而复得的喜悦心情冲击着韩文清,他抱住沙发上的妖精,却发现怀里妖精没有呼吸,也没有规律的表针跳动的声音。

  他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十、

  怀里的妖精突然间睁开眼,发现抱着自己的韩文清在哭,便伸手环住了他。

  他从来没见过韩文清流泪,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拍着人的后背,一遍一遍重复着“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韩文清耳朵贴在张新杰的左胸口前。

  “咚咚咚……”

  是人类有力的心跳声。

  “为什么……变成了人类的心跳了。”

  张新杰微笑着凑上前亲了亲韩文清的嘴角。

  “我更想以人类的身份在你身边,我想陪你一起变老。”

  “韩文清,我喜欢你。”  

——————————End——————————
感谢看到这儿的你♡
终于结束,我可以继续我懒惰的咸鱼生活啦x
原本这个梗是在新杰生日之后就想写出来的
1很早就写出来,23现在补很多地方跟原来想的不一样了。
是很烂的。
幸好有 @纤腐 我们相互督促啊,不然不会这么快结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今下午在图书馆码字的时候看了喜欢太太的文,直接感动的哭出来嘿嘿嘿
废话多↑
好啦好啦,以后就可以慢慢写小段子了很多梗等这写呢ww

【韩张】韩文清与手表精.2

♝时隔一天的第二更,我好懒哦
♝本章加入了几句话周江,小小的打个tag
♝高中教师韩x手表精张
♝文笔差 文力弱

虽然没有出现王队,还是要祝王杰希大大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没有看前文的可以点这里 1 

祝食用愉快♡

—————————————————————
四、

  因为刚好是周末韩文清没课不用去上班,他在接受了家里住着一只手表精之后,还接受了手表精为他做的早中餐。

  餐桌上摆放的食物颜色的搭配令人食欲大振,韩文清的肚子也非常适时的“咕噜”了一声。

  那声音不小,张新杰假装没听见看向了别处,发出响声的那位也没说什么便开始吃饭。

  韩文清扒了几口饭,发现张新杰一直盯着他看。

  “你看什……”

  “食不语。”

  然后韩文清的话被噎了回去,自己也被嘴里没来得及咽的饭噎住了。张新杰迅速的把提前备好的汤给端了过去。

  韩文清点了点头示意感谢,喝了汤便继续吃饭。

  这顿饭吃的极其无聊,比一个人吃饭还无聊,但饭菜还算可口。

  吃完了饭就该考虑接下来的行程,一只手表精突然入住自己家,韩文清心里还是很慌张的。他没养过宠物,更没养过妖精。

  养个妖精好难啊,他需要吃什么呢?他穿什么衣服好啊?总该把它弄得像个人一样吧,虽然他已经很像个人了。

  张新杰洗好碗从厨房出来,看见韩文清眉头蹙起一脸纠结的坐在沙发上,手表精便走上前给他按太阳穴。

  韩文清不明所以,抬头看着突然动作的手表精。

  “干什么?”

  “你们人类露出那种表情,应该是头痛吧?揉揉太阳穴会缓解的。”

  韩文清听了常年严肃的表情像是融化了一样,嘴角上扬,纠结的情绪因为这一句话一扫而散。

  干脆让当事妖精来选择接下来去干什么吧。

  于是张新杰去韩文清的卧室,翻开他出现的床头柜,取出了笔记本电脑,然后开机。

  韩文清在旁边看的疑惑,他家啥时候多出来个笔记本儿啊。还没容他多想会儿,就看见张新杰神神叨叨的念着像是咒语之类的东西,然后……

  “江副,请帮我查一下,作为一个人类需要一些什么。”

  “啊,非常感谢。”

  “嗯,找周队?”

  “周队已经插好了。”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对着电脑说话,电脑自动打开了浏览器,并且张新杰往电脑上插了个被称为周队的u盘。

  然后又一想这称呼,似乎他们还有各种小分队啊,韩文清突然感觉自己有些了解……个P啊!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为什么别的东西成精了啊?!

五、

  张新杰查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把电脑放一边,拉着韩文清准备出门采购。

  “你电脑就放在那儿不管了,它还在闪红光呢。”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答道:“红光应该是江副在害羞吧,快出去,别打扰他们。”

  红光闪得更厉害了。

  韩文清联想到之前张新杰和电脑的对话,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突然因为自己单身而感到凄凉。

  一人一妖精沿着一路溜达着去了离家最近的商场,张新杰推着购物车迅速从一群趁周末抢特惠商品的老头老太太们之间穿过,径直走向生活用品区。

  牙杯、牙刷和毛巾同一色系拿了一套,虽然身为手表却也秉持着勤俭持家(?)的人类观念的张新杰先生最后在牙膏中选择了买一赠一的一款。

  韩文清在一旁看着张新杰拿着商品一边比对,一边又迅速选择转向下一个目标商品,并且心里想着以后对象就得找这么利索的。

  不一会张新杰自己的东西选好了,推着车回到韩文清身边。

  “我记得冰箱里的菜快没了,要一起买了吗?”

  果蔬区人挤人是时常的事,韩文清看看张新杰脸上一副“没关系,交给我”的神情,便点了点头。

  得到同意答复的张新杰,推着购物车进入了人群之中,在一群年龄稍大的人堆里,张新杰在那之中看起来还是很显眼的。

  韩文清在人群外站着不动无所事事,看着张新杰不时低头与周围妇女交流几句,然后疯狂的往车里装菜,这场面真是热闹的不得了。

  我家的妖精,就是厉害!

六、

  “老师好!”

  韩文清一愣。转头看向一个还穿着校服的男生,那是他教的一个班的学生。

  “韩老师好巧啊,是在等女朋友吗?”

  “你好啊,我在等朋友。”

  现在的高中生都这么八卦吗,韩文清心里觉得好笑。

  “主人,我回来了,那些阿姨非常善良的告诉我该怎么挑菜的。”张新杰推着车回来,看见韩文清脸色变得不好,还有个男孩儿转身都离开了。

  主人这是被拒绝了吗?

  只看到片段的手表精进行了前后推断最终得出了一个合理的判断,单纯的以为主人可能失恋了,却没有转身离开的男孩脸上快要绷不住笑容。

  于是小跑了两步回到韩文清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主人别难过,那男孩一看就是个孩子,跟你不合适的。”

  “那是我学生。”

  “学生就更不行了,师生恋不好的!”张新杰一脸严肃的说道。

  周围人纷纷看过来,说这话的张新杰先发现自己的失态行为脸红了。韩文清瞥了一眼围观的人,路人表示接收到了韩文清的威慑便散开来。

  非常生气但又想笑的韩文清一时间想把面前这个妖精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明明看着很聪明,这会儿怎么开始犯傻了。

  韩文清去付了钱,把两个盛洗漱用品的轻包给了张新杰,自己提溜了俩重的包。

  一路无言。

  回到家,张新杰开口:“是我太激动,我在路上想明白了,是我误会了。”

  韩文清没说什么,揉了揉那妖精的脑袋,便去厨房放菜。

——————————tbc——————————
感谢能看到这儿的你♡
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见解可以在评论提出来!
我会认真努力学习的!
会加油进步的!
人好相处,欢迎来耍 欢迎投喂韩张粮☆

© Rioty | Powered by LOFTER